首页 > 公证说法 > 正文

以案说公证:执行证书
发布时间: 2016-10-08 14:38:10 作者:公证云  浏览次数:

摘要: 执行证书效果好,贷款回收大法宝。一经出具即生效,不以送达为必要。债权转让不影响,存凭有据就是强。莫怕首封拖处置,批复出...

小编按:执行证书效果好,贷款回收大法宝。一经出具即生效,不以送达为必要。债权转让不影响,存凭有据就是强。莫怕首封拖处置,批复出台保落实。

在我国,强制执行类公证的基本操作方式是:由双方或多方当事人共同向公证处申请对债权文书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公证处出具公证书后,在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债权文书所约定义务的情况下,债权人持原公证书、债务人违约的相关证明等材料向原公证机构申请执行证书,而后由债权人凭原公证书及执行证书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但是在执行证书出具过程中及出具后进入法院执行阶段,我们也常常遇到债务人提出异议或者申请执行人提出各种咨询。接下来,我们就以三个案例来聊一聊其中常见的一些问题。

案例1:2012年7月,某信用社与李某、徐某分别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约定:李某向信用社贷款100万元,期限2年;徐某以其名下的某处房产作为抵押物为李某的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在出现违约的情况下,李某、徐某自愿放弃诉权,接受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信用社可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公证处向李某、徐某发送《债务确认函》进行违约核实,只要通过EMS将函件邮寄至李某、徐某预留的地址,无论本人或者物业、同事、同住成年人签收均视为送达。上述《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经公证处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公证。2014年7月贷款到期,李某未能履行还款义务,信用社遂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法院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李某、徐某向法院提出异议,称《债务确认函》非本人签收,执行证书亦没有送达两异议人,因此执行证书并未生效,要求法院对该案裁定不予执行。

公证解读:

首先,关于债务核实问题,在出具执行证书前,公证处有义务对债权债务的履行情况进行核实,审查债务人对债权文书规定的履行义务有无疑义。根据中国公证协会《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公证处可以采取信函或电话(传真)的方式进行核实,只要公证处按照当事人在被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中明确约定的方式和预留地址、预留电话对债务进行了核实,那么就应当认定公证处的程序合法。其次,关于执行证书何时生效问题,由于执行证书制度的目的在于保护债权人利益通过申请强制执行得以有效实现,出具执行证书并不会使债务人(包括担保人)的财产权益受到影响,因此,执行证书自出具之日起生效,而不以送达为生效要件。案例1中,公证处已经按照信用社与李某、徐某在债权文书中所约定的送达方式及预留地址进行了债务确认,且合同中还约定”无论本人或者物业、同事、同住成年人签收均视为送达“,因此李某、徐某在法院执行过程中以《债务确认函》非本人签收而提出异议不能得到法院支持,且执行证书也已于出具之日起即产生效力,不因送达李某、徐某与否而产生影响。所以,李某、徐某主张执行证书未生效的异议也是不成立的。

案例2:2013年,A公司向某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1500万元,并以其名下的一厂房作为抵押物。银行与A公司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双方共同向公证处申请对上述两份合同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后来,银行发现A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因担心之后债权回收出现问题,银行便以债权转让协议的形式将其对A公司所享有的债权、抵押权及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权利一并转让给某资产管理公司。现贷款到期,A公司无法偿还所欠贷款,资产管理公司遂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公证处按照程序向A公司进行债务核实过程中,A公司提出异议,认为其与资产管理公司之间不具有借贷关系,资产管理公司不能作为申请人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

公证解读: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除法律明文禁止转让的情况外,债权转让应当遵循意思自治原则,债权人有权将合同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那么在原债权文书已被公证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且债务人不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下,债权的受让人是否可以替代原债权人成为执行证书的申请人呢?关于这一问题,司法部已经以批复的情形作出肯定回答。只要受让人持原公证书、债权转让协议以及债权人同意转让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权利的证明材料,其就可以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因此,案例2中,虽然A公司与债权受让人资产管理公司不具有直接的借贷关系,但因为A公司与银行所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均被赋予了强制执行效力,在银行转让其对A公司所享有的债权、抵押权及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权利后,由于A公司无法偿还所欠债务,资产管理公司便可以成为执行证书的申请人向公证处提出申请。

案例3:2014年,王先生与黄某、白某(系黄某的配偶)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合同中约定,黄某向王先生借款200万元,并以登记于其名下的某房产作为抵押物为该笔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合同签订当日,双方向公证处申请办理了强制执行公证并办理了上述房产的抵押登记手续。后黄某因生意失败无力偿还所欠债务,王先生遂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公证处在完成了债权债务审查核实手续后,为王先生出具了执行证书。王先生持执行证书向法院执行庭申请执行时,发现黄某对外所欠债务巨大,在其向法院申请执行立案前黄某名下的财产已被其他法院查封。现在王先生向公证处咨询,其优先受偿债权是否能够得到保障?如果首封法院无法迅速进入拍卖程序,那么其如何保障自身权益?

公证解读:

实践中,同一被执行人在不同地区、不同审级法院经常出现同为被告或被执行人的情形,因法院受案时间有先后、工作效率有不同,从而导致优先受偿债权案件因“无处分权”或“无益拍卖”而陷入僵局或者存在优先受偿债权的实现受制于在先查封案件的进展问题,严重影响到优先受偿债权的实现。这一问题如今基本得到解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首先查封法院与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处分查封财产有关问题的批复》,执行过程中,应当由首先查封、扣押、冻结法院负责处分查封财产。但自首先查封之日起已超过60日,且首先查封法院就该查封财产尚未发布拍卖公告或者进入变卖程序的,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可以要求将该查封财产移送执行。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首先查封法院与优先受偿债权执行法院在处分被执行财产之间的矛盾。案例3中,因为其他法院已经先立案查封了黄某的财产,因此首先查封法院是有权对查封财产进行处分的,但如果在该对黄某财产的查封超过60天且未进入拍卖、变卖程序的情况下,那么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可以要求首先查封法院对查封财产移送执行,王先生的权益能够得到保障。

法律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4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债权人可以向原公证机关申请执行证书。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5条规定:公证机关签发执行证书应当注意审查以下内容:(一)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的事实确实发生;(二)债权人履行合同义务的事实和证据,债务人依照债权文书已经部分履行的事实;(三)债务人对债权文书规定的履行义务有无疑义。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6条规定:公证机关签发执行证书应当注明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和申请执行的期限。债务人已经履行的部分,在执行证书中予以扣除。因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而发生的违约金、利息、滞纳金等,可以列入执行标的。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7条规定:债权人凭原公证书及执行证书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首先查封法院与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处分查封财产有关问题的批复》【法释〔2016〕6号】规定:执行过程中,应当由首先查封、扣押、冻结(以下简称查封)法院负责处分查封财产。但已进入其他法院执行程序的债权对查封财产有顺位在先的担保物权、优先权(该债权以下简称优先债权),自首先查封之日起已超过60日,且首先查封法院就该查封财产尚未发布拍卖公告或者进入变卖程序的,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可以要求将该查封财产移送执行。

《司法部关于经公证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合同的债权依法转让后,受让人能否持原公证书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问题的批复》【司复[2006]13号】指出:债权人将经公证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合同的债权依法转让给第三人的,受让人持原公证书、债权转让协议以及债权人同意转让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权利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

中国公证协会《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第9条规定:公证机构可以指导当事人就出具执行证书过程中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和对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的核实方式做出约定。债务人(包括担保人)可以约定采用“公证处信函核实”或者“公证处电话(传真)核实”等核实方式。该约定可以记载在债权文书或者其附件(包括补充条款、承诺书)中。“公证处信函核实”方式是指公证机构在出具执行证书前,应当根据当事人约定的寄送方式和通讯地址向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以信函方式核实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的事实。“公证处电话(传真)核实”方式是指公证机构在出具执行证书前,应当根据当事人约定的通讯号码向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以电话(传真)方式核实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的事实。

中国公证协会《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及出具执行证书的指导意见》第13条规定:公证机构在出具执行证书前,对债务人(包括担保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的事实进行核实时,当事人对核实方式有约定的,应当按照当事人约定的方式核实;当事人没有约定的,可以依据本指导意见第九条的规定自行决定核实方式。公证机构按照当事人约定的方式进行核实时,无法与债务人(包括担保人)取得联系,或者债务人(包括担保人)未按约定方式回复,或者债务人(包括担保人)回复时提出异议但未能提出充分证明材料,不影响公证机构按照法定程序出具执行证书。

公证提醒:

1、出现违约状况后,债权人可向公证处申请协助债务催收。若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债务或者确实无法偿还债务的,债权人可以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出具执行证书前,公证处已按照当事人在被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债权文书中约定的核实方式和预留地址、预留电话进行债务核实,就应当认定其程序合法。执行证书自出具之日起生效,而不以送达债务人、担保人作为生效要件。

2、债务履行过程中或者债务人出现违约情况后,债权人将经公证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之债权和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的权利转让给第三人的,第三人可以持法律规定的相关证明材料向公证机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

3、虽然公证处所出具的执行证书不仅可以作为法院执行的依据,同时也可以作为债权人与债务人进行最后谈判的价码,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申请执行的期间为债权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两年,且考虑到向法院申请执行立案的快慢也关系到债权回收的效率,因此,建议债权人在拿到执行证书后不宜与债务人“打持久战”,还是应当尽快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