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证说法 > 正文

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
发布时间: 2016-10-08 15:51:02 作者:公证云  浏览次数:

摘要: 当公民的生命、健康和身体受到不法侵害,造成伤、残、死亡及其他损害时,有权要求责任主体作出赔偿。人身损害赔偿协议正是为解...

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

小编按:当公民的生命、健康和身体受到不法侵害,造成伤、残、死亡及其他损害时,有权要求责任主体作出赔偿。人身损害赔偿协议正是为解决赔偿的方式、范围、金额等问题而由赔偿权利人与赔偿义务人签订的一种民事协议。本期,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不断提高,但是与之相伴的危险也在不断增加。近几年,高空抛物致害侵权屡见报端,因雇佣、产品责任、交通事故、环境污染、高度危险作业、动物致人损害等而引发的侵权案件也不在少数,由此给受害人造成的生命、健康和身体损害,应当由责任主体给予相应的赔偿。考虑到诉讼程序较为繁琐,花费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较高,在发生损害后,赔偿权利人通常会采取与赔偿义务人进行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的方式来解决双方之间的纠纷。而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就是指公证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法对当事人之间达成的人身损害赔偿协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活动。办理此项公证,作用在于明确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和法律责任,及时有效地解决纠纷,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下,让我们通过三个案例来共同了解下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

案例1:老王的儿子小王之前在某工业园区从事物流工作。年前,小王在给人送货时发生车祸,经抢救无效死亡,肇事司机逃逸后被抓。肇事方积极主动赔礼道歉,并与老王夫妻商量签订一份赔偿协议。现在老王夫妻与小王的女友一起来到公证处,称他们准备与肇事方签署一份赔偿协议并办理公证,但小王的女友女子已经怀孕6个月,咨询能否将小王的未婚妻及遗腹子共同作为赔偿权利人,并要求肇事方承担胎儿的抚养费?

公证解读:

根据《侵权责任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的相关规定,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侵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因此在案例1中,老王夫妻作为受害人小王的父母,是法定意义上的赔偿权利人。小王的女友,因没和小王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又没其他的亲属关系,在法律意义上并非赔偿权利人。至于遗腹子,因为胎儿尚未出生,即使出生是否与死者有法律上的抚养关系,依然需要必要的认定,所以对其抚养费的支付应当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胎儿正常出生;(2)能够确认胎儿与小王之间的父子(女)关系。而这两个条件目前都是不确定的,因此也不能将遗腹子作为赔偿权利人。对其抚养费问题,死者未婚妻有权在胎儿出生后,以胎儿法定监护人名义向肇事者主张赔偿。

案例2:老吕的孩子小吕之前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某次在完成公司项目时不慎从高楼摔下变成植物人。现在老吕和雇主协商约定由雇主给他们一笔钱,就把事情了结,从此受害方不再追究对方任何责任。双方咨询能否就此办理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

公证解读:

关于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在性质上属于民事合同。合同中所约定的民事赔偿只解决当下既定的民事责任,并不免除赔偿义务人的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也不免除未来的民事责任(如继续治疗所需费用)。因此在案例2中,“受害方不再追究对方任何责任”的条款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公证机构不能对该条文作出确认,应当建议当事人进行修改,当事人如坚持不修改的,则无法办理公证。

案例3:2012年,赵先生在完成某工程建设项目时,因安全生产事故造成右手截肢,左手不同程度损伤。经多家医院治疗,到2014年5月赵先生伤情已痊愈,共花费各项费用50余万元。赵先生出院后,与工程承包商杨先生达成协议,杨先生同意分两次支付赵先生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用、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营养费、器具费、精神抚慰金等共40余万元。首期支付30万元,在半年内付清余款。可赵先生担心签了补偿协议后,余款迟迟得不到,而杨先生也担心付清余款后赵先生还会继续找他,双方便来到公证处寻求帮助。公证人员在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后向他们建议办理《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

公证解读:

公证除了具有证据效力之外,还具有强制执行效力。与普通的民事协议不同,被公证机构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协议,在债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该债权文书时,债权人可以向原公证机关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因人身损害赔偿协议是以赔偿金为内容的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的相关规定,可以被赋予强制执行效力。这既提高了协议的履约率,同时也是对赔偿权利人的一种保障。案例3中,公证员建议赵先生和杨先生双方办理《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公证并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正是对公证证据效力和强制执行效力的直接运用。

法律链接:

《侵权责任法》第18条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

《民事诉讼法》第238条规定:对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1条规定: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本条所称“赔偿义务人”,是指因自己或者他人的侵权行为以及其他致害原因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二条规定: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范围:(一)借款合同、借用合同、无财产担保的租赁合同;(二)赊欠货物的债权文书;(三)各种借据、欠单;(四)还款(物)协议;(五)以给付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学费、赔(补)偿金为内容的协议;(六)符合赋予强制执行效力条件的其他债权文书。

公证提醒:

1、法律对人身损害赔偿的权利人有严格的范围限制,包括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直接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抚养来源受到损害的人,以及死者的近亲属。如果受害人暂时神志不清或者反应迟钝的,其在监护人或者继承人或者扶养义务人范围内的近亲属可以代为签订赔偿协议,但应提供相关证明。

2、签订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并不能免除赔偿义务人的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只是在责任承担上可以将民事赔偿的部分作为考量因素减轻处罚。

3、对于侵权法律关系,法律已对赔偿项目做出了明确规定,并赋予了赔偿权利人全面充分得到赔偿的权利。对于遗漏的赔偿项目及协议签订时未能预见的后续治疗费用,若当事人在协议中未作约定,赔偿权利人仍具有赔偿请求权。

4、为确保人身损害赔偿协议的履行,双方当事人可共同向公证机构申请对人身损害赔偿协议赋予强制执行效力。